快速导航

推荐阅读

more

原创美文

您现在的位置是: 首页 - 原创美文 - 正文

风的信

信息来源: | 作者:艺术学院18环境设计 许赛赛 | 发表日期:2020/05/22 | 点击数:
 

当阳光再次照亮那飘过雪的天空,我叫住了步履匆匆的风,我想把这个故事说给她听。

这个故事正发生着,还在发生着,我想试着把它说完……

我的母亲,她生病了,我远方的亲人们也生病了,在这个悄无声息的寒冬。无疑,这个冬天是无比漫长的,漫长的仿佛要散尽这世间所有的荒凉与冷漠。我看见母亲拄着拐杖,在漫天飞雪里满目苍夷,病态娇弱的脸庞不知何时隐没了年轻的模样。任凭我怎样想象,也无法想象出我的母亲到底经历了怎样的沧桑,为何脸上没有了以前的光亮?那些匍匐在我母亲脚下的弱小身躯在冷风中摇摇晃晃,她们被病魔侵蚀的肌肤在暗夜里溃烂,为何她们眼角里总是噙着数不完泪光?我的心脏在无休止的暗夜中不断地撕张,我拼命拨开云雾想要追赶着他们,可为什么他们却悄无声息地消失不见,在我面前的只有无穷尽的山峦叠嶂,看不到尽头,仿佛冷风一吹,就什么都看不到了。

我问风,这禀冬的雾何时能够散尽,这个不太好的冬天何时才会过去。我想知道,远方的她们是否也可以看到这漫山遍野的春天和又大又圆的月亮。

风告诉我,我远方的亲人们,此刻的她们不会再孤单,他们的身边有了很多“天使”朋友们的陪伴,他们会慢慢抚平母亲脸上被刀刻的皱纹,不会再让我的亲人们在暗夜里瑟瑟发抖,他们会让这所有在暗夜里卑微祈求着的灵魂得到救赎。

可是我知道,我的这些朋友们也是受了很多的苦才来到这里的。他们一定是走了很远很远的路,才能够有足够的力量把病魔留在身后。他们低下头、弯下腰,精心呵护着每一个惊恐的灵魂,来来回回,对他们来说,白与昼仿佛都是时间的代名词。他们没有过多的言语,却用他们满身的善意抚慰着每一个日渐暗沉的灵魂。一条条裂痕在他们光滑的肌肤上肆意张扬着,他们的双手被泡得脱了皮,甚至连手掌心的纹路都看不清了,仿佛风一吹就能把皮下的骨头吹裂开。他们永远说的是不累,留给我们的也是一张张搞怪的笑脸,可为何他们那一张张笑脸上总有着星点残留的泪痕?也是为何,那泪痕会盛开在寒冬里经久不败?他们就那样的微笑着,那微笑就像三月盛开的桃花般的,有大把大把的阳光栖在里头。他们其中有人倒下,就会有另一双温暖有力的大手来承载重量,紧紧握住每一个被病魔缠绕的双手。他们说很害怕,不是怕这条满是“魔鬼”的路有多凶险,只是怕那些残缺的生命再也发不了芽,所以他们才会拼命的想要攥住每一个即将消逝的生命。他们就站在那儿,心连心的站在那儿,没有形状,静静地,却充满着每一条街道,让每一寸灵魂都能找到回家的路。

风还说,还有很多朋友正风尘仆仆地赶过去,他们东南西北都顺路,从来不问路途遥远与艰辛。他们不显山、不露水,急切的步伐带来了最需要的“礼物”。他们的双手粗壮而稳重,点亮长灯,驱散病魔,架起每一个流落者的归来路。他们在每一条街巷,每一寸土地上都种下“希望的种子”,让它们在这片土地上深深地扎根、发芽、生长……

这世间本就是无尽的荒凉与落寞,而他们却在这里种下深爱。

我告诉风,我昨夜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。

我梦见了我的亲人们还没有等我见上一面就匆匆消失了,我拼命的嘶吼着,我想要她们回头看我一眼,哪怕一眼,就一眼。可她们却越走越远,渐渐的消失在光的尽头,每当我努力想要抓住它们的衣角的时候,角落里就会有一只巨大无比的黑手无情地把她们从我手中夺过去,不给我喘气的余地,什么都没留下。我跑呀跑,拼命地跑呀跑,我太累了,我的喉咙太苦涩太沙哑了,再也发不出声音了。于是我向她们用力地招手,我想听听她们的声音,可是我横听竖听,都没有的声音,有的只是一片寂静,那种寂静就像秋天露水一般的死寂,毫无生机。

我从未觉得人生竟这样的酸楚,还未辞别竟是永远。生与死、光与暗,原来都是这般的接近。

我问风,为什么我留不住她们……我好想和她们在晚风中说一些温柔的话,数着满天的醉人的星星,一直到月亮也偷偷地凑过来听这漫天的情话。还有我倒下的朋友们,我多想和他们面对面的站着,谁也不说话,就那么静静地站着,静静地微笑着,只一眼,便觉得人间烂漫,万物可爱。

风告诉我,做个梦吧,梦里我们一起回到温暖的家……

我问风,我的亲人和朋友们都去了哪里,为何没有说一声再见就匆匆别离?

风告诉我,他们啊,带着稍许的不舍和遗憾,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。那里也有青山长河绵延到天的尽头,那里也有漫山遍野的鲜花开满山岗,那里啊,还有比我们这更大更圆的月亮呢。他们晚上也可以出来数星星,看遍十五的月亮,说遍动听的情话,攒够这世上的好风景,风和日暖,没有痛苦与悲凉,令人愿意永远活下去。我们唯一能做的就只是为他们点上一盏油灯,照亮他们归去的路,愿他们在路上步步生莲。

我问风,我曾经许下的愿望能否实现,她们何时才会归来?这漫山遍野的春天何时才会盛开?

风没有回答我,一直沉默不语,却指了指前面,家的地方。我看见路边的雏菊懒洋洋地睁开了梦呓的双眼,花间的蝴蝶喝醉了酒正在开心的吐泡泡,夜来香也敞开了层叠的新蕊期待着一次甜蜜的约会……

这是一个生机勃勃的春天。我的母亲和我的朋友们正手挽着手、心连着心,朝着春天的这头奔跑,跳跃、欢呼。

我站在这里远远地朝他们招手着……

“等下一个天亮,穿过初春的薄雾,我们一起去上次赏花的地方散步好吗?”

上一篇文章:酒香不怕巷子深
下一篇文章:“自惭形秽”美名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