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速导航

推荐阅读

more

原创美文

您现在的位置是: 首页 - 原创美文 - 正文

我的母亲

信息来源: | 作者:建工学院 18级 土木工程(2)班 陈艺丹 | 发表日期:2019/10/08 | 点击数:
 

我有两个母亲。

她们都很漂亮。

一个是平凡世界的纯真女孩,一个是一生颠沛的乱世佳人。

我的一位母亲,那个平凡的女孩,她只有我一个孩子。在一群幼儿园小朋友中,最显眼的一个是头上贴了小红花的孩子。上帝给了我的母亲一朵小红花。她的一生注定平凡,但她色彩迷人。她是我们北方小城的一名初中物理老师。她所在的小学有着全市最差的生源,但她教的班级物理成绩却总能稳居第一,也因此,学校领导常年让她带初三中考班。上次与父母通电话,父亲告诉我,母亲所带班级的物理成绩在伊犁州抽查考试中全市排名第一,不仅打败了所有平行班,甚至打败了市里所有的内初班。那一刻,我觉得母亲是闪闪发光的。我想起一句话:我不相信奇迹,但我相信你。小时候觉得她爱哭,她脆弱,现在却明白那泪的柔情和被岁月打磨的坚韧。在柔软中坚强,多么无奈,多么让人心疼。那个有一头乌黑长发的人,那个曾经脾气不好但很温柔的人,那个美丽而单纯的人,原来也是令我骄傲的人。

在曾经一段别扭的日子里,她总是说:“等你长大就明白了,父母才是最爱你的人。”我总不以为然。如今,我不知自己到底有没有长大,但明白了人这一生,爱你的人很少,你爱的人亦很少。而我的母亲,是前者亦是后者。

我的另一位母亲,这位绝世佳人,她的孩子很多很多。世界上的美人千千万万,却不及她的万分之一。以至于我想背着包,走遍她的每一处。“我未身处异乡,却仍怀念你;我始终在你的怀抱,你却如此神秘。”有一段时间,我总是问母亲:“如果我不是你的孩子,你还会这样爱我吗?”得到的回答总是肯定的。我依然怀疑,同时也反问自己。怀疑逐渐消失,答案慢慢清晰。就像撒哈拉之于三毛,那里不是繁华的都市,没有热闹的街市,并非诗意的田园,没有东篱的野菊,而是近乎于原始且贫瘠的荒芜之地,被认为是最不适合生存的地方。可对三毛来说,它也是天堂。三毛说:“去找回前世的乡愁,把自己交给这片陌生的大地。”我生长在新疆,它广阔而丰盈,有着无法言说的美丽。她没有欧美发达国家的纸醉金迷,但始终保有她东方的神秘与神韵。她的边疆不如内地繁华,便会有大人用“去大城市闯一闯”来说教正在读书的孩童,它确实少有璀璨的街灯,但它的迷人之处远非霓虹灯光所能匹敌的。在高考结束后,我与朋友结伴去疆内旅行。大巴车行驶在开往那拉提草原的盘山公路上。我透过车窗,窗外的青山似长眉,芳草似流年,我的泪水不止。我不知为何而流泪,飞云之下,山水无言。也许在这样难以描述的美景扑面而来时,沉默是最好的表达。木心说:“从中国出发,向世界流亡,千山万水,天涯海角,一直流亡到祖国、故乡。”我时常幻想,若有一天,我身处异乡,在那些无望的日子里,只要听到一首中文歌,一句汉语,那种感觉会不会就像你突然转身,看到母亲在你身后,她站着,以一种安详的姿态,安详的近乎优雅。

三毛是幸运的,她找到了生命中的故土。木心也是幸运的,不论在哪里,他都能找到家的方向。而我或许更幸运,像上帝抖落的雪花,像指尖弹落的烟蒂,她接住了,她也接住了。一出生我便来到这里,我也将用一生来热爱这里。

若我与你没有血缘的纽带,我仍愿与你有今生的牵绊;若我未出生在你的土壤之上,我仍愿你是我一生的故土。

我有两个母亲。

她们都很爱我。

我也很爱她们。

上一篇文章:空虚感应对指南
下一篇文章:他和他的祖国